笔趣阁文学

首页 四合院之从获得神级厨艺开始
字:
关灯 护眼

010章 秦淮茹打秦京茹的注意

        四合院,贾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表妹秦京茹?”

        贾张氏再次确认一遍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妈,我是这样想的,咱家单靠我这点工资,恐怕咱们一家人还得还饿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能够把我表妹秦京茹嫁给傻柱,那咱们就成了一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是一家人,还怕傻柱不照顾咱们家吗?”秦淮茹循循诱导分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倒不是没想过自己嫁给傻柱,可今天早上傻柱一开口就问她是不是上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上那眼神中已经不再是原来的火热,而是平静,冰冷得让她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为了绑住傻柱这张长期饭票,这才想着将秦京茹嫁给傻柱。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贾张氏微眯着眼睛,问道:“你就不想自己嫁给傻柱?我知道,他对你有意思,你对他也有好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新时代新社会,旧社会那一套已经不适用了。反正我是不会拦着你往前走的,只要你不抛下我和几个孩子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这话,秦淮茹眼中闪烁着希望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当她看到贾张氏眼中的怨毒后,便清醒了过来,随后摇了摇头说道:“我都是三个孩子的妈了,怎么可能嫁给傻柱?

        您若是同意,我明天一早就去乡下把我表妹秦京茹接来,让她和傻柱相亲,要是不同意,就当我没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贾张氏想了想,也觉得可以,于是便说道:“当然可以,傻柱人虽然喜欢胡闹,但他不仅有BJ户口,家里也有两间房,工资到底也算得上高薪,一个月37块5的工资,他翻过来调过去都花不完,也可以接济一下我们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老婆子我可告诉你,既然你要将你表妹介绍给傻柱,那你自己就最好管好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傻柱不是没有相过亲,但是怎么黄的我想你也清楚原因,你如今若是再整那一套,原来那个傻柱看不明白,现在这个傻柱恐怕比你还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一出,秦淮茹心里有些苦闷,傻柱每一次相亲怎么黄的,她自然很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点头说道:“那就睡觉吧,明天我就请假去把我表妹给接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贾家一家人睡觉后,一大爷易中海却有些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在傻柱家里说的那些话,让他有些惴惴不安,一辈子的大事儿,真要不行了,可得赶紧换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然以后自己和一大妈死了都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也不敢告诉一大妈,而且傻柱的变化也是从今天才有的,谁知道还会不会旧态复发?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儿,易中海心里有些烦躁,翻来覆去地有些睡不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床上是有刺还是怎么着,你翻来覆去睡不着觉,可是有什么想不通的?”一大妈睡在边上,被他这么翻来覆去闹得心烦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一大妈情绪也不好,易中海也没说什么,只道:“没什么,睡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嘴上虽然没说什么,但却打定主意,想明天早上去问一下聋老太太,整个院中,最有威望的定海神针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夜过后,冬天的四九城是真的寒冷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北方都有打炕的习惯,像南方一样恐怕还真要冻死不少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早上起来先签到完成,再次获得100金币后,何雨柱便呼着热气起了床。

        上辈子也算是勤快,加上家里人也支持一些,在房价还低迷的时候买了一套房,不仅安装了空调,连十分耗电的地暖也给装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到了这里,若不是这具身体已经适应了严寒,说不得以他家徒四壁的房子保温性,可能把他再送回二十一世纪。

        洗漱完,将昨天晚上剩下的菜热了一下,便端着朝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院里,不仅住着二大爷家,还住着自己的死对头许大茂,除了这两家之外,就是聋老太太。

        聋老太太,四合院中的定海神针,没人知道她老人家多大年纪,反正从贾张氏来到这个四合院起,那时候她老人家已经是这个四合院的老祖宗(有威望,不指年纪大)了!

        原著中,要不是这老太太乱点鸳鸯谱,让娄晓娥在和许大茂离婚后跟自己睡觉,恐怕前身这辈子就真成绝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如此,原著中,这老太太真把自己当亲孙子对待,但凡有好的也能够想起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何雨柱不是忘恩负义的人,虽然说这些事情现如今都还没有发生,但这并不妨碍何雨柱从心里尊敬这位老太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太太,您起这么早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进院子,就见聋老太太已经现在门口活动身子骨了,何雨柱也是急忙问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大孙儿,你今儿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,平常这时候不是还在睡懒觉吗?”聋老太太也是十分高兴,并且有些错愕。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何雨柱知道这是前身的习惯,加上食堂那边也不需要去早,只要不耽搁做菜就行,所以经常都会睡到所有人都去上班了才开始起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太太,这不是今儿有些睡不着嘛,我想着雨水这丫头一会儿也就走了,我呢吃饭时也很少在家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儿个还剩下一些好东西,您老人家一个人行动也不方便,不嫌弃的话就把这东西留您这儿,想吃的时候热一下,吃不完也不要紧,反正天气冷也冻不坏。”何雨柱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听他这话,聋老太太脸上的笑容越发多了,连忙招呼何雨柱进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孙儿,你有心了,还记得我这个老不死的。”聋老太太看着几乎全是肉菜的锅,心里很是感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是不是剩菜之类的,这年头有得吃就不错了,想挑三拣四?门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您这话说的,您心疼我,我心里都知道,之前也算是吃了猪油蒙了心,时常都会忘记您老人家,这是孙儿做得不好,还请您不要怪罪。

        往后啊,您的早饭晚饭的,只要我在家,都过来陪您老人家吃点,如何?”何雨柱耐心地说着,眼中带着一丝丝感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聋老太太眼中带泪,装作听到,调皮地说道:“你说什么?我听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何雨柱哈哈一笑,这老太太虽然被叫成聋老太太,但她老人家这是选择性听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没在意,陪着老太太聊了几句,因为要上班,他也不想再像以前一样迟到,索性和雨水打声招呼就早点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大茂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,娥子,你说傻柱是不是真傻,对这老太太这么好,难不成是图她死后留下的这间房?”许大茂带着阴谋论,神戳戳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两家房子是挨着的,加上怕老太太听不到,所以何雨柱说话也没收敛着声音,以至于许大茂夫妻两都听得一清二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许大茂这般说,娄晓娥没回她,作为这个时代为数不多的大家闺秀,她的教养不允许她在背后诋毁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别瞎说了,真傻假傻的,又有什么关系?老太太是个五保户,又没儿没女的,傻柱真要给她老人家养老,一间房子而已,又算得了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