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文学

首页 四合院之从获得神级厨艺开始
字:
关灯 护眼

014章 对象选择

        四合院,中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头子,那依着你的意思,这事儿不成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大妈听着易中海这么说,心里也挺没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按照易中海的合计,是要把傻柱和秦淮茹凑一块,然后他们给聋老太太养老,算是提前给傻柱打个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俗话说,有样学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这样整下来,高低老俩口的养老问题也解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这样,怕是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啊,我现在有些拿不准傻柱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咋回事儿,从昨儿个开始,我就发现傻柱不再像以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说,要是以前,别说傻柱会点了棒梗偷鸡,就算是他自己承认这事儿都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你也看到了,傻柱不仅直接点了棒梗,而且对于秦淮茹那巴巴的眼神哀求都装作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。”易中海思索片刻后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先这样吧,等过了这段时间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易中海叹了一口气,摆手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大妈也没主见,所以也不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院,聋老太太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我大孙子来了。”聋老太太正准备吃饭,就见何雨柱掀开门帘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了,老太太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儿个我从食堂带了些菜过来,早上不是说了吗,以后只要我在家,就来陪您老人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何雨柱进屋后,一边收拾着桌子,一边将菜摆在桌上,很自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聋老太太笑呵呵地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吧,先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弄好后,何雨柱将聋老太太扶起来,招呼她坐好后,这才开始吃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儿个吃的是猪肉炖白菜,加上昨天晚上带回来没吃完的鸭肉汤,再有就是白面馒头,算是不错的伙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聋老太太一边吃饭,一边打量着何雨柱,笑着说道:“说不上来,总感觉大孙子你身上发生了不少变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着这话,何雨柱笑了笑,问道:“能有啥变化啊?还不都一样嘛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您多吃点,您老人家可是咱们院里的定海神针,宝贝着呢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以后我有了媳妇儿,生个孩子还得您老帮看着成长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这话,聋老太太也来了兴致,她也听说了昨儿个何雨柱直接点了棒梗的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有些好奇地问道:“你这是开窍了?不继续守着秦淮茹那丫头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何雨柱沉默片刻,这才慢悠悠地说道:“算是开窍了吧,想清楚了一些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姐呢,过得辛苦,一个人的工资养活那一大家子,我呢,一人吃饱,全家不饿的,平日里接济一下也问题不大,反正日子也还过得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啊,老太太,这人呢,还得为自己活着不是?我总不能为了贾家的事儿,把我自己个儿给耽误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说句心里话,以前呢,我也相过几次亲,怎么黄的呢我这心里也有数,想着就算是以后和秦姐在一起,成个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生个一儿半女的,一辈子也就这么过算了,帮她养那几个孩子呢我情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现在不愿意了?”聋老太太笑呵呵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何雨柱摇了摇头,说道:“没办法,这几年下来,我也算是看清楚了,秦姐那是把我当傻子、当冤大头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自己在贾哥死后,把小槐花生下,悄咪咪地去医院上了环,她具体怎么想的我也大体能猜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啊,我不伺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凭我这条件,又不是找不到更好的了,您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好好好,看来我这大孙子是真的开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呀,要是早点能够醒悟过来,现在恐怕你孩子都满地跑了。”聋老太太拍手叫好,随后又数落了何雨柱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老人家说着,何雨柱听着,气氛那是相当和谐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在这个院子里,能真心对自己的,恐怕就只有眼前这老太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吃了饭,何雨柱陪着聋老太太聊了一会儿天,这才把碗洗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家里,发现今天何雨水没回来,估计是去找她未婚夫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床上,看着这家徒四壁的家里,何雨柱的心中,不免增添了几分寂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还是得找个媳妇儿了,不说别的,至少也能让这家里多几分人气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儿,他回忆起原著中与自己相过亲的,没相过亲的姑娘们。

        首先,最出名的那就是冉秋叶了,不仅海外回来的知识分子,有文化有谈吐,但他还真不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 谈恋爱与结婚是两码事儿,谈恋爱可以风花雪月,但是结婚却是柴米油盐酱醋茶,是要过日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冉秋叶,虽然不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人,但是,骨子里的清高自傲,却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够消磨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真要结婚了,恐怕不是娶个媳妇儿回来,是娶个老祖宗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京茹,农村姑娘,迫切想要嫁到城里,家里穷会做家务,手脚也勤快,最主要是没有自己的思想,真要在一起了,恐怕只会对自己言听计从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结婚后两个人在一起,虽然他能够手拿把攥,可怎么说呢,就像自己的老婆是个傀儡一样,也不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娄晓娥,心地善良,乐于助人,但她大资本家的女儿,在这个特殊的时代里,真在一起,容易横生枝节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与许大茂离婚后,被许大茂举报,全家跑去了香港,原著中,娄晓娥给傻柱生了一个儿子,最后回来继续被傻柱忽悠,被整个四合院的人吸血,妥妥的冤大头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是个做老婆的人选,但何雨柱觉得,若是在有选择的情况下,还是放过她吧,真要在一起了,未来十年可是要分隔两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何雨柱也清楚自己不是那种可以安分等待十年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也不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海棠,轧钢厂的播音员,性子直来直去,敢爱敢恨,颜值也高,虽然骨子里有点小资,也算是一种生活的情趣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何雨柱有了系统,未来的生活肯定能够满足于海棠的生活需求,至少在这方面来说,比较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儿,何雨柱长长呼出一口气,揉了揉脸,苦笑了一下,自语道:“算了,八字还没一撇呢,人家可不一定能够看得上自己,想这么多没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约莫估计就一下,时间大概在晚上七点过一些,要睡觉还太早,做点什么打发时间呢?

        刚想到这儿,只听门外传来秦淮茹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傻柱,在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有点疑惑,何雨柱还是起身将房门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秦姐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了看秦淮茹,何雨柱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秦淮茹也笑着走了进来,身后还跟着秦京茹这姑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傻柱,你不是一直让我把我表妹介绍给你吗?我今天早上把她接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淮茹笑呵呵地介绍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下打量了一下秦京茹,模样确实挺周正,哪怕是穿着打扮有些土,但到底也算得上是个美人胚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,我叫何雨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