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文学

首页 四合院之从获得神级厨艺开始
字:
关灯 护眼

345章 无钱汉子难

        就当陈天放带着人用麻袋装粮食,装得如火如荼时,何雨柱此刻正做好了一桌子菜,陪着一家人吃得津津有味呢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完成了这桩大生意,所以他还特地开了一瓶茅台酒陪一大爷喝酒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看得出他今天心情不错,不过都很识趣地没问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吃晚饭,何雨柱陪着一大爷还有聋老太太,以及王茜坐在沙发上坐着休息,喝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就见闫解成走了进来,一进门,他挨着给大家问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过来坐,解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何雨柱招呼闫解成坐下,随后给他倒了一杯茶,这才笑着问道:“解成,你过来是想问轧钢厂招工的事儿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是啊,柱子哥,我昨天就来过你们家里,只是嫂子说你去她们家了……”闫解成笑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还挺急的,我帮你问过了,李主任那边说名额不多,分到他手里也没几个,你若是想要一个正式名额,恐怕最少得花500块钱。”何雨柱点点头,随后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事儿可不是他胡诌的,而是早上把下水交给赵喜贵之后,正好遇到了来上班的李主任,他亲口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开始,李主任还以为他是给自己亲戚问的,还想着免费给他一个名额,只要把资料交到厂里,他签字批准就可以入职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聊开了之后,李主任才知道他是帮不相干的人问的工作,于是直接张开了手掌,五个手指头还特别明显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家伙狮子大张口,何雨柱也不好说什么,毕竟人家一开始也给足了面子,而他只是帮一个不相干的人问工作的事情,没必要在这上面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到要500块钱,闫解成顿时就倒吸一口气,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他的接受范围。

        500块啊,以他现在每个月20块钱的工资,得不吃不喝两年零一个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爸虽然说不管多少,只要能给他弄到一个正式工作,花多少钱都值得,就是不想低刘海中一等。

        但500块钱,恐怕他爸一听到这个数字,立马就会反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可是一点余钱都没有,要不是有于莉接了街道办帮忙找来的敷火柴盒的工作,恐怕他们两口子在家里连饭都吃不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高了啊,500块钱已经超出我的接受范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2-300块钱,我咬咬牙,和我爸借一下,给利息还好说,但这500块钱,无论如何我都是拿不出来的。”闫解成苦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王茜还担心何雨柱嘴皮子一搭就给借出去了,毕竟500块钱对于闫解成家来说很多,但对于她老公来说,简直不会把这点钱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王茜赶紧说道:“解成,你柱子哥刚刚回来的时候还说,过几个月恐怕轧钢厂连工资都发不齐,你还是先好好想想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这500块钱可不少,就算你一进轧钢厂就成为正式职工,但至少也要不吃不喝近两年才能够拿到这么多钱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儿,她见闫解成脸上非常纠结,于是趁热打铁劝说道:“你虽然现在只是在外面打点零工,但每个月至少还有钱进账,真要因为一个正式职工的名额花出去这500块钱,以后你们俩口子可就相当于背了这笔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不是嫂子让你打退堂鼓,你不如回去和于莉,还有三大爷三大妈他们商量一下,他们若是支持你,到时候你再来找你柱子哥带你去找李主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落下,何雨柱转头看了一眼王茜,笑了笑也没说话,虽然做夫妻才大半年,但对于自己这个媳妇儿,他还是了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嫂子,我先回去和家里人商量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了,不管怎么样,谢谢你了,柱子哥麻烦你帮我问清楚了具体情况。”闫解成苦笑着起身说道,随后和大家打招呼后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走了没多久,王茜脸色有些泛红,她刚刚注意到自己说话的时候,何雨柱下意识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准备解释,就听旁边的一大爷笑着说道:“这500块钱,以老闫的性子,恐怕不会借给他,这是估计就到这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样也好,毕竟是500块钱,花了这笔钱之后,每个月领个27块5的工资,确实挺划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王茜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,而坐她身边的何雨柱也点头说道:“要是我我也不干,虽然成了正式职工,听起来挺好听,但还不是要去轧钢厂买力气?每个月还就这么点工资,还不如在外面随便找两份零工做着,只要肯吃苦,说不定比在轧钢厂里挣得还多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得这句话被大家都认同后,王茜心里的负罪感这才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是察觉了王茜此刻地心里活动,何雨柱微笑着继续说道:“茜儿,你刚刚和闫解成说的也没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两口子肯定是没钱的,他真想要进轧钢厂,这钱一定是三大爷来出,以三大爷那性子,借不借的还两说,真要借了,恐怕光是三大爷给出的利息,就能让闫解成两口子崩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三大爷介绍给自己儿子,还需要利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从来没听说这种事儿,一时间,王茜心里非常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还是柱子了解老闫,这事儿他还真做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闫解成为了娶于莉,但自己身上也没钱,彩礼钱和买东西的钱还是三大爷借给闫解成的,直到他们两口子结婚一年多,才把这钱给和利利息给还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当时还没嫁过来,所以不知道这事儿。”一大爷哈哈一笑,紧接着解释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听这话,王茜脸上的惊讶都止不住了,还好旁边的一大妈帮着解释道:“这也不能怪三大爷,当时大家情况都恼火,闫解成是老大,下面还有老二闫解放和老三闫解旷,他一个人的工资养一家子人已经得省着点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开了这个口子,以后闫解放和闫解旷结婚,他肯定也得给这个钱,所以也能够理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见王茜内心平复不少后,何雨柱轻轻握着他的手柔声说道:“老话说得好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又说清官难断家务事,咱们同在一个院子里住着,只要不过分,咱们就当没发生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大爷家的事儿算是情有可原,真要有钱,他肯定也不会做这样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的,我不会有什么想法的,就像你们说的这些,只是因为我年纪轻,见识得不多罢了,想来这种事在咱们国家也不少发生。”王茜点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儿,大家也止住了这个话题,坐了没多久,一大爷他们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这里结束了,三大爷家那边还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居然要500块钱,他咋不去抢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