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文学

首页 四合院之从获得神级厨艺开始
字:
关灯 护眼

007章 棒梗偷鸡(三)

        四合院。

        当许大茂反应过来后,矛头直接从傻柱变到了秦淮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众人也觉得真相都明了了,秦淮茹再遮遮掩掩的也没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秦淮茹,你把孩子叫出来吧,只要不是你家孩子做的,这事儿也诬赖不到你家孩子头上。”二大爷刘海中发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秦淮茹,你把你家孩子叫出来,赶紧把这事儿解决了,天气很冷,我们也都还没吃饭呢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直接附合,一时间,秦淮茹感觉自己站在了风口浪尖上,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去喊孩子出来,她承受不住众人的催促,喊出来吧,这事儿还一下子就会被揭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贾张氏不乐意了,当即大喊大叫地哭诉道:“欺负人了,太欺负人了,可怜我这孤儿寡母的,看个热闹也要把脏水泼在我家孙儿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活了,东旭啊,你睁开眼睛看看,院里的人都欺负我们这家孤儿寡母也男人支撑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贾张氏哭天抢地,老泪纵横,这撒泼打滚的模样,活脱脱一个骂街的老泼妇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众人有些不忍心,许大茂却不乐意了,他直接开骂道:“你这老太婆,每次都来这么一招,是不是只要你们家有啥事儿过不去的,就哭一回,你说说你,这几年哪一次不是这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直接看向秦淮茹,沉声威胁道:“秦淮茹,你现在要是不把棒梗他们几个孩子叫出来问话,我现在就去派出所告你们去,到时候真要是你们家棒梗偷的我家老母鸡,那不好意思,就算是要送去少管所我也不会写谅解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少管所,这三个字一出,秦淮茹坐不住了,本来还以为贾张氏这般哭闹有用,可现在来看,这也是个好吃懒做,没有任何作用老废物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憋着没办法,秦淮茹只能将三个孩子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刚一出来,不等三个孩子开口,许大茂直接就看见了三孩子衣服上都还留着一些油渍,再仔细一闻,赫然就是鸡油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他也明白,如果没有直接证据,恐怕棒梗也不会承认,于是他低下头,看着最小的小槐花微笑道:“槐花,你告诉大茂叔,你们今天吃的鸡好不好吃呀,以后想吃的话大茂叔给你们做啊,保证比你们今天吃的鸡还香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何雨柱一听,许大茂这臭不要脸的居然还搞起了诱供,这下恐怕什么都给抖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果不其然,小槐花很是天真地说道:“我哥今天做的叫花鸡可好吃了,槐花还想吃,可是,大茂叔真的会给我们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槐花虽然天真,但也知道许大茂是个坏种,根本不可能给她做鸡吃。

        望着一脸不相信自己的小槐花,许大茂有些恼羞成怒,不过好在目的已经达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直接看向秦淮茹,说道:“赔5块钱,还是我直接叫警察来抓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才不是我们偷的,是我在院子里捡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疯了,5块钱?2块钱一只老母鸡,你居然要5块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棒梗和秦淮茹母子两同时开口,一个辩解是捡来的,一个已经承认事情,但是觉得价格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许大茂可不管这些,直接冷冷一笑,随后看向众人说道:“各位,还真不是我许大茂不讲情面,本来想着都是邻居,私底下解决就算了,但是现在看来,还是得报警,把偷鸡贼送进去,关个一年半载的,也算是教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,我家的老母鸡是特意留着的,都养了好长一段时间了,就等着娄晓娥坐月子的时候能够有鸡蛋吃,所以5块钱贵吗?根本不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反正也与自家无关,一些人直接说不贵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就是昧良心了5块钱听起来少,可怎么不贵了?一个人一个月要是有个5块钱的口粮,可是足够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常市价,也就1块5到2块钱之间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,一大爷易中海见真相已经明了,果然是贾家的棒梗偷了鸡,又狠狠地瞪了傻柱一眼,这才无奈地说道:“秦淮茹,既然老母鸡是你家棒梗偷的,那你就赔许大茂3块钱吧,5块钱太多,不合适,2块钱虽然是实价,但也要给棒梗一点教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家没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淮茹和贾张氏一下子就急了,赔了这3块钱,他们家在关响(发工资)前得喝西北风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肯定不是真没钱,只是钱都被贾张氏拿来当棺材本和买药吃的,以贾张氏那自私自利的性子,如何肯把钱拿出来?

        秦淮茹无奈,委屈巴巴,眼泪汪汪地看着一大爷哭诉道:“一大爷,我们认赔3块钱,但是,您也知道我家里的情况,吃了上顿没下顿的,连厂里的工资都预支了三个月了,哪里来的钱赔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许大茂可不同意,真要让秦淮茹过了今天,以后他想要钱,见鬼去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今天必须赔钱,不赔我立马去派出所报案,别说是只老母鸡,就是一块钱的东西,也足够让你家棒梗进去三个月了!”许大茂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借点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大爷易中海也无奈,遇到了这样的情况,一家确实困难,一家又是个难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淮茹一听,也是没办法,可找谁借呢?傻柱还是一大爷?整个院子,能够以及愿意借钱的,也就这两家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目光看向何雨柱,还未开口,何雨柱就微笑着说道:“秦姐,我有没有钱您不是不知道,我上个月工资还是你帮着领的,你只给我几块钱拿给雨水当生活费,其余的可都还在你那里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一出,众人惊讶,一是惊讶傻柱的工资还真是秦淮茹帮着领。

        二是惊讶秦淮茹还真做得出来,一月37块5的工资,尽然只给了人家几块钱,还是给妹妹何雨水的生活费?

        三是惊讶,看今天两人这有些隔阂的样子,恐怕这是闹矛盾了,很难得傻柱这家伙有拒绝秦淮茹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淮茹见众人开始议论起来,知道这事儿不能摆在这里说,于是很是委屈地看着一大爷说道:“一大爷,只能请您借3块钱给我了,我家棒梗不能送进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大爷易中海叹了一口气,也知道只有这样了,当即说道:“借给你可以,在关响时,你得把今天借的钱还给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是是,我肯定那天还给您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淮茹没办法,哪里会想着还钱,可这个关头,只能硬着头皮应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得了承诺,易中海从兜里掏出3块钱递给秦淮茹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许大茂接过那3块钱的时候,易中海赶紧结束了这场闹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都散了吧,没吃饭的赶紧回去吃饭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齐齐散去,何雨柱也不停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许大茂脸上地疼痛让他咽不下这口气,当即喊道:“傻柱,孙子,你给我等着,我要不整死你,我跟你姓!”